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万有引力 01(瀚星 凯诺)

Chapter 01
 
山里的秋天比苏星宇想象中的更加湿冷,他的鼻尖染上枫叶一般的红,没有自己的戏份拍的时候裹紧了厚重的大衣缩在折椅上,一手拿着剧本,一手捧着杯茶,酥酥麻麻的暖意浸染指腹的纹路,缓慢轻柔的上行,从口中呼出来变成一小团白色空气。
 
时髦的女孩子跳到他的面前来,其实这女孩子要比他虚长几岁,但寒风里的一截白花花的腿以及这欢快的步子都让苏星宇没办法叫一声姐姐,尽管这位当初是他的伯乐,带他进了圈子,也见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所幸她也不介意。
 
“阿苏,假已经请好了,收拾收拾出发,那位给的。”女孩子伸手递过来一张散发着淡淡香气的卡片,苏星宇半垂着眸,接过来随手揣在大衣兜里,淡淡道“不去。”
 
“你想好了?”女孩子瞪圆了眼睛,声音比起平时只大不小。
 
苏星宇没有应答,将手里温吞吞的茶杯强塞到女孩子手里,听她在自己耳边叽喳个不停,就着这点儿热闹,继续读手里的剧本。
 
那位的名字叫何瀚,如果要加修饰词,那应该是年轻有为、英俊潇洒、不知所云、纠缠不休的何氏新任总裁——何瀚。苏星宇刚入行的时候,何瀚也刚接管何氏,苏星宇这边春风化雨的俘获芳心,何瀚那边雷厉风行的收买人心,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缘分。何瀚对苏星宇好,俗气一点形容就是要星星不给月亮,这是长了眼睛有机会看的人都看在心里咽在肚里的事情,远了不说,就说何总请吃饭,哪有递了请柬折腾了老远的道理,一个秘书打的电话,人也就到了。不过对于这种三流看客的看法,苏星宇向来嗤之以鼻,要他来讲,他会直接笑骂一句“干君何事?”,然后把何总丢一边儿一本正经的思考怎么变着法儿的折腾,能让好脾气的自家哥哥苏凯文从气的说不出半个字儿到蹦出一个滚字来。
 
在苏星宇的目光在剧本上逡巡思绪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的时候,经纪人小姐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紧跟着一阵猝不及防的沉默,他视线的边界处出现了做工不菲的两只黑色皮鞋尖儿。
 
“走。”何瀚伸出光裸的右手给他,眉头皱的紧紧的,他的力道很大,手比苏星宇只暖上一点儿,何瀚拉他起来,给他另一只闲置的手带上手套,重新被充满手套还有残留的体温,前端不多不少空出一个指节的位置,何瀚比他高一厘米,手比他大上一圈。
 
“何总要带我跑路吗?这么急?”山路难行,离停车的位置要走上好一会儿,苏星宇穿着笨重的外套,被何瀚拉着疾步前行。
 
“山里冷。”何瀚说着,放慢步调。
 
“这个新开的电影何氏也投资了?”
 
“嗯,有你在,我稳赚不亏。”
 
“嘁,就怕别人不明白,说闲话损了何总的名声。” 

“他们不敢。”
 
山里很静,离剧组越远就越是静,只有两人并排前行。
 
“别只是走,这里是取景地,很美。”
 
“嗯……”何瀚偏过头,神色暧昧不明,“是很美。”
 
“现在是九月,早一个月的时候有花卉节。”
 
“嗯。
 
“夜戏少,白天赶工,能仔细看看这里的机会都不多,……怎么了?”
 
何瀚突然停下了脚步,“我让他们把吃的拿过来,搭个帐篷在这里吃。”
 
苏星宇一双眼睛大却很灵,他站在那儿看上一眼,什么都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尽了,何瀚总是坦坦然然的面对着这样的一双眸,好像他赤条条不为任何事情而来,苏星宇收回探寻的目光,点点头。

人生在世,唯大哥与美食不可辜负,是没什么原则的苏星宇的人生信条。

何瀚是个非常完美的人,从一个纯男人的视角来看,正在烤肉的何瀚额角挂着一滴汗,脸部线条硬朗精致,从外貌到厨艺都非常性感,遑论他还有身价。

“我在想,何瀚,太可惜了,你要是个女孩子……”何瀚拨弄着炭火的手一停,挑眉,苏星宇吃的满嘴都是油毫无形象。“我要是娶不来,就我哥来娶,总之一定要让你进我苏家的门。你怎么不吃啊?”

“阿慕下周回来。”

“阿慕……你说何二?度蜜月那位?”

“嗯。”

“臭小子,他还知道回来,把亲哥哥丢在这里,和我大哥一样,也不管我,跟着许家那个……”苏星宇晃晃拳头,“有我在,替你撑腰了。我大哥那个,我不点头也成不了,反正兄弟俩总比嫂子弟媳来的重要吧,何况……”何况他大哥迷恋的还是个男人,苏星宇没和何瀚说过,他觉得他敬重的大哥贴上了个同性恋的标签,他也好不了多少,连累何瀚这个正常人在这里听他念叨。

“一年前你还不是这么说的。”何瀚失笑。

一年前,何瀚与苏星宇相识在何氏小公子的婚礼上。虽然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没给何家带来多大的利益,何家仍是请来了不少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苏星宇在其中显然是不起眼的那个。他乐得站在角落,端着杯香槟,嘴里说着“没良心。”

“你认识他?”彼时婚礼的女主角曾经有过何瀚女朋友的头衔,何瀚思量着谁抢了自己的念白。

“不,不认识。我说的是他哥哥。”苏星宇不是话多的人,只是往常有苏凯文照拂着,他没有机会见识自己的酒量。他嫌只是说说不够泄气,干脆连说带比划着,香槟酒在高脚杯里波动着,浸湿了何瀚的订制西服。“弟弟结婚了,哥哥没来。他哥不要他了。”苏星宇踉跄了一步,眼睛里映着玻璃杯中的水波荡漾,“我还不要他了呢,没什么了不起的!”

何瀚和他对视了短短三秒钟,像是许许多多隔着薄薄的一层看着苏星宇的人一样,然后,他向苏星宇伸出手,说“走。”

苏星宇在原地朝他张开双臂,似笑非笑的含着一句“哥哥,抱。”

当天,一向讲究的何瀚溻着湿答答的衣服翘了挖墙脚的弟弟的婚礼,拐带一只醉猫出走。

被无辜留下的何二因为气愤加心虚直接来了个为期一年的蜜月,现在才准备回来,而这只醉猫比当年还要耀眼刺目,还要胆大妄为,他因着被抛弃的家属党由头,迅速和他哥哥混在了一起,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还扬言要替朋友出头,收拾他这个弟弟。

“总之!”苏星宇呓语声打断了何瀚的回忆,“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去……”

“星宇。”

“嗯。”苏星宇进组以来难得有休息的时候,这会儿脖颈已经撑不住头,困的一点一点的,凭借着本能回应何瀚,何瀚伸出一只手托住苏星宇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我不能进苏家,你可以进何家啊。”

“傻不傻,我也不会变成女的。”

“凡事无绝对。”

晚安,my boy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