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想搞魔 无节操

玻璃窗03 (珉浩 完结篇)

Chapter 03


Side A


郑允浩觉得他和沈昌珉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他甚至有些惊慌的想到沈昌珉是否已经洞悉了他的秘密,这种被隐隐压制的感觉,让他连续几日都有些心神不宁。


郑允浩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人。这种掌控欲体现在他强大的自控能力上,也体现在他与他人的相处模式上。而沈昌珉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他人,而是以另一个模样出生的自己。欺骗自己无疑是最痛苦的事情,所以在生日当天他罕见的消极、沉默与悲痛。


有时候他也想过,昌珉会理解接受并祝福他的,可他无法主动开口,也无法去深究这份隐瞒背后的意义。...

2019-01-25

玻璃窗02(珉浩 重组家庭兄弟梗)

Chapter 02


Side A


郑允浩用很短的时间就适应了沈昌珉在身边的日子,比适应沈昌珉不在身边要快上很多。他本来就是个喜欢群居生活的人,即使有一群人在都难免会觉得寂寞。而沈昌珉就很享受一个人的悠然时光,郑允浩总是尝试把弟弟从那种全世界只剩下他自己的境地里拖出来,那时候沈昌珉会和周围的人小小的抱怨一下,但他把这都当成是来自于弟弟独有的撒娇罢了。


沈昌珉也似乎确实有所改变,至少在他身边的时候也会和自己偶然遇到的朋友闲聊上一两句话。即便是现在此刻,沈昌珉和他肩并肩呼吸缠绕呼吸的躺在一张床上,他也会为了满足自己从小到大的仪式感而踩着零点编辑好生日祝福短...

2019-01-22

玻璃窗(珉浩)

Chapter 01


Side A


郑允浩已经忍了沈昌珉一整天了,这种忍耐带来的怒气值,在他抱着一大堆食材艰难的打开房门,看到本该在门口迎接他一下的沈昌珉半裸着出现在自己的床上时达到了顶峰。


他自问自己没什么对不起这位异父异母的弟弟的,即便是重组家庭,他毕业后又离开家直接留在S市工作很少回家,他们两人也应当始终保持着深厚的兄弟情谊。但显然有人正在用一些莫名其妙的方式宣泄自己的不满。


这真的不是什么小题大做。他的弟弟正靠坐在床边,趁他出门的时候洗了个澡,头发微微湿着没有吹干,披着自己的睡衣。在自己参与不多的日子里,他也没有疏...

2019-01-20

我还是因为双标脱粉了,转草唯了,文不想删,毕竟我凭自己本事写的文,写都写了没必要删,这个号废了再也不会更新了,拜拜

2017-07-05

穿越大礼包(霆诺 傻白甜 HE)

Chapter 01


许诺发誓,上一秒在他面前的分明是他家四四方方的盥洗镜,而不是这个四四方方的破门。门上的蓝漆斑斑驳驳的爆裂开来,本应该是门把的位置拴了一个替代的塑料拉绳。他喉间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正在刷牙的手停了下来,桃子薄荷的味道刺激了许诺早起时钝化的神经,他后退一步,看清了这扇门的归属者


“天天食杂店”


一时间许诺的脑袋里闪现了无数的内容,比如A.穿越 B.重生 C.外星人绑架等等等等,最后他决定选择D.做梦的姿势不对。许诺抬手重重的揉了揉眼睛,准备重新打开这个世界。


生理性的泪水涌上来,到处都是雾蒙蒙的,刺痛感...

2017-02-04

他很好,所以值得很好的事情。新的一年,希望草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别再为这些事情烦恼。

2017-02-02

记一个脑洞

如果写个小甜饼,名字就叫打死我也不说。嗨呀这种互撩的小情趣,酸酸甜甜的爱情,又怕先说吃亏又怕后说后悔的小纠结,萌die啦,纯情的不要不要的

2016-12-08

所有不带着调色盘来说抄袭的,都是耍流氓。

沉雪樱:

别人做微信对话图,你也做微信对话图。
别人做启深,你做启邪。
别人既能做群聊也能做朋友圈,你除了单独对话以外什么都不行。
别人都是自己原创的梗,你的梗要么来自网络要么来自别人。
难道还不是抄袭?
——来自一位不知名用户的匿名留言


(黑人问号脸)


据目前可查的数据,我首篇微信体题材的文章《霆峰大家族的微信日常》发表在ID为“棠棠姑娘”的乐乎上的时间为【2015年10月3日】,但由于是迁文至此,所以此篇文章的发表日期早于2015年10月3日。
而启邪微信对话图的首篇发布时间为【2016年6月23日】,在发表图片后,我特意在“霆峰...

2016-10-22

记一个梗。
何瀚X毓泰
陈霆X陆森
伪金主和他的懵逼魂穿小捕快
大佬和总在觊觎他肉体的背后灵

2016-10-16

大何小炮05(瀚炮 竹马 HE)

Chapter05

熟悉张晓波的人都知道,他不只有那么股痞气,还有那么股侠性,除了面对何瀚的事情磨磨唧唧畏首畏尾,其他事那都是大手一挥说干就干的。主要这个小二世祖,也确实太他妈好看了,和当年何瀚小时候那么一个样的好看的烦人。张晓波半眯着眼,两根手指举到耳边弯上一弯,盯着酒桌招呼到:“弹球儿,一样的酒来两杯,我请。”


等弹球儿抹布一甩边瞪何慕边端上来,他就自己拿一杯,举到何慕眼前一杯,“就这个了,喝不喝?”


二世祖抛了个媚眼“交杯吗?”


小炮儿翻了个白眼“您怎么不往里滴血呢?”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没有什么是一杯酒解决不了的...

2016-10-12
1 / 5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