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暗恋那件小事 02(朗诺 甜 小清新)

Chapter 02

 

许诺坐在车后座望着秦朗没被椅背挡住的随着车子的摇摆一晃一晃的几根头毛发呆。

 

他到现在仍觉得这事情发生的毫无踪迹可循,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里,秦朗视角里看见的世界和他看见的突然有了重叠,某一时刻甚至完全相同,这实在是妙不可言又让人觉得不安。

 

许诺伸出手狠狠的拧了自己一下,这种从小臂传来热辣感觉让他想起了大二时为了秦朗在外市的一次演出而错过的毛概课的点名。

 

头发比五线谱还稀疏的教授拖着长音叫着“洗诺~洗诺~”,而他与这声音只差了短短五秒钟,那是301到305的距离。汗涔涔的少年刚踏进屋子就被逐出了教室,隔着后窗朝教室里的枯坐的哥们伸出食指左右摇摆,他无畏又无惧的想,这就是我的爱情。

 

“再掐就紫了。”秦朗一直在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许诺,白净清秀的少年面部表情十分丰富,一会儿笑的意味深长一会儿又像是遇见了什么难题般眉头紧锁,直到许诺做出了近乎自残的行为还微微的笑了,秦朗觉得自己有必要出言提醒一下。

 

有病要吃药啊。

 

“啊……”

 

许诺的脸都皱到了一起,秦朗进一步确信了自己的一夜情对象的反射弧似乎比常人要长一些,从心理到生理。

 

“公司到了。”

 

“嗯。”

 

“一会儿我司机送你,去哪里和他说就好。”

 

“嗯……不,不用!”许诺忙不迭的摇头。

 

“不要客气。我还喜欢吃紫薯粥。”

 

“啊,可是你冰箱里没有紫薯……”

 

秦朗解开安全带凑到后座来摸了把许诺的头发,发质和印象中的一样好,从许诺一直眨着圆圆的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自己时,秦朗就想这么做了,然后他给了许诺一个带有奖励性质的大大的微笑,和经纪人小姐一起下车了。

许诺一个人坐在车里,过一会儿车里多了位司机。他后知后觉的想,这算不算明星同款呢?

 

还有,秦朗的睫毛可真长。

 

回到家以后许诺里里外外的翻了一遍衣物和公文包,这里的里里外外还包括一进家门被过于兴奋的许诺踢掉在玄关的鞋子,没有什么字条要他回家注意安全,连一个电话号码都没留下。

 

许诺终于确定他确确实实和秦朗发生了一夜情,虽然对方表现的温柔又体贴,是个十足的绅士,可并没有与他有进一步发展的意思。

 

他还没有从一夜情对象升级成长期炮友,更别提恋爱对象。

 

周一的时候许诺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走进公司,和老教授长得像同卵双胞胎似的领导拍拍他的肩,边摇头边叹气的走了。

 

对此许诺从疑似二次失恋的小情绪中抽出一点点时间表示,人生自是有情痴,我想我还能抢救。

 

沮丧又英俊(meimao)的少年总能激起女人无限的母性,何况他还是整个办公室的稀有物种,男秘。张姐建议他锻炼身体争取扛过失恋,陈姐建议他早点回家看看泡沫剧消磨时间,唯一单身的小迪则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告诉他要打开心灵的大门走出去看看外面宽广的世界。

 

综合了以上正义路人的观点,许诺选择走路回家。

 

路过小巷子的时候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拽进了昏暗的巷子里,还捂住了他的嘴。

 

许诺呆了一秒,把眼睛也捂上了。

 

“我没看见你的脸。钱都在包里自己拿。”

 

“谁说要劫财了,我要是劫色呢?”对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许诺靠自己多年在寝室老大经常走调的吉他声中训练出的耳力听出了一丝隐藏的笑意。

 

“为何如此任性呢?”他不死心的问。

 

“失恋了,伐开心。”

 

“啊?我也失恋了……秦秦秦……唔……”许诺睁大了一双寻找友军的眼睛。

 

“别喊,让人发现了,咱俩就跑不了了。”

 

“唔唔”

 

“那我松手了啊。”

 

“唔唔。”

 

许诺又一次上了秦朗的车,这次是秦朗开车,许诺坐在副驾。

 

“你怎么失恋了啊?”许诺瞄着秦朗的侧脸开口,心脏像泡在柠檬汽水,酸酸软软的。

 

“我?我给人留了电话,等了足足有三十四个小时零二十六分钟,山不来找我,我只好过去了。”

 

“哦,可你没留电话啊!我都翻过了,没有名片,没有字条,手纸都没有一张……张……啊!你留在手机里了。你为什么来找我啊?”

 

秦朗突然把车停在路边,伸出手指,指向许诺,眼见着许诺的衣袖都让他拽的长出了一截。

 

“为了我?”

 

“似乎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对,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家超市在打折,我们买点紫薯回去煮吧。”

 

“我家里有,昨天刚买的,还很好呢。”

 

话一出口,许诺就撞见了秦朗的眼神,和那天在台上的一样,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许诺在的地方,嘴角微微挑起,光遇见了他的眼神,许诺遇见了爱情。

 

而现在他就在身边,触手可及,光芒万丈。

 

“哦,昨天刚买的啊。”秦朗眼里的笑意更深,他的指尖有点迷恋上了许诺头发的触感,进而他又想到那天晚上许诺的腰腹上蹭着不知道是属于谁的液体,他一只手插在他凌乱的发丝间,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按在床头,嘴巴舔咬着他的唇瓣。

 

“不然还是进去吧。你冰箱里其实除了鸡蛋以外什么也没有。”

 

许诺觉得秦朗现在的眼神真是太饿了,堪比吃货老二为了约女神节食三天以后看见了红烧小乳猪。

 

他们悠哉悠哉的走进了超市,差点没让这个时间段的大妈从门里再挤出去。

活生生的从偶像剧变成了生活剧。

 

秦朗的全副武装根本就没派上用场,这里的人满眼只有降了活活五毛钱的大葱和买四瓶送一瓶的精装酸奶。

 

秦朗一边努力保持风度,伸长手臂护送着许诺在人群里艰难的保持行走,磨磨蹭蹭的排着长队结帐,熬过三个时长120秒的红灯和两个塞成罐头流水线的十字路口,才回到家里,吃上了一口许诺做的饭。

 

“好吃吗?”许诺忐忑不安的看着一言不发埋头吃饭的秦朗,给他盛了一碗汤,汤里特意多放了几个圆滚滚的肉丸子。

 

肤白脸萌大长腿,温柔贴心厨艺美。秦朗满足的咽下嘴里的米饭,喝了一口汤,放下手里的勺子,无比诚恳的说道。

 

“求包养,会暖床。”

 

许诺决定把手机里这位博主的菜谱都背下来,毕竟最后俘虏吃货老二的不是女神,是邻院单手能换饮水机少女的小葱拌豆腐。

 

最初的悸动很快会消失,埋在心底发酵成一种更深的悸动。那是想做你床头凌晨四点钟绽开的海棠,还想亲手给你递蛋炒饭里少放了的盐。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121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