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穿越大礼包(霆诺 傻白甜 HE)

Chapter 01

 

许诺发誓,上一秒在他面前的分明是他家四四方方的盥洗镜,而不是这个四四方方的破门。门上的蓝漆斑斑驳驳的爆裂开来,本应该是门把的位置拴了一个替代的塑料拉绳。他喉间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正在刷牙的手停了下来,桃子薄荷的味道刺激了许诺早起时钝化的神经,他后退一步,看清了这扇门的归属者

 

“天天食杂店”

 

一时间许诺的脑袋里闪现了无数的内容,比如A.穿越 B.重生 C.外星人绑架等等等等,最后他决定选择D.做梦的姿势不对。许诺抬手重重的揉了揉眼睛,准备重新打开这个世界。

 

生理性的泪水涌上来,到处都是雾蒙蒙的,刺痛感散去之后,门还是半拉开的那个门,只是出来了个七八岁的小孩儿,穿着校服,小拳头攥的紧紧的,嘴巴抿成一条直线,眼睛亮亮的盯着他。

 

许诺完全分不出来这小孩儿是想打他还是要揍他,一种熟悉的惊恐感包围了他,他不禁回想起了被陈霆支配的……,等等,陈霆?恶霸陈霆小时候能是个团子样?许诺被自己的假想惊的笑出了声,眼前的团子眯了眼睛打量他。

 

卧槽,更像了,不会是那厮的私生子吧。

 

“小宝儿?”

 

细嫩的童声让许诺捡起了自己作为一个27岁的成年人的节操,他蹲下来,平视着眼前这个略显迷茫的孩子,忘掉自身的糟糕处境,用尽量柔和的语气问“小宝儿是谁呀?”

 

“是我养的兔子,就是你。”

 

“哦。”许诺全部的力量用来支撑自己的微笑。

 

“它昨天死掉了,不过它又回来了。”团子伸出小手摸摸许诺柔顺的头发,坚定地补充道“就是你。”

 

封建迷信害死人,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啊小朋友。

 

“你有耳朵,你还有尾巴,你眼睛还红,你还好看。就是你。”

 

许诺摸了摸屁股跟儿,不大不小的毛绒球,惊出一身冷汗,场面完全失控了啊,这个手感是……他把噗通到嗓子眼儿的小心脏又压制了回去。

 

不就是他们栀子乐队人手一件的毛绒连体睡衣嘛。他的是白兔子,吉他是黄老虎,鼓手是黑熊,贝斯是绿恐龙。

 

“好了,我们回家吧。”团子牵住了他的手,一股怪力和暖意一起传了过来,许诺不由自主的跟上了他的步子。“小宝儿,我知道,变成这样,你也不想的。我一会儿要上学,你乖乖在我房间呆着,不要到处乱跑。等我回来跟妈妈讲,妈妈也会接受你的。”

 

团子家里很近,短短的路程不够许诺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明白当务之急是,他作为一个当红乐队的主唱是绝对不能再穿着睡衣在街上乱晃的。或许等到了团子家,他可以借一下电话,找人来接他,再给这个团子买个新兔子,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身上没有钱,没有卡,没有联络工具,还要坐在一个陌生孩子小床上,许诺的人生中没有比这个更狼狈的时刻,特别是这个小孩还要把自己的早餐,一个小面包分一半喂到他嘴里。

 

团子似乎特别享受这个投食的时刻,耐心很好的一小块一小块的喂,许诺也因为寄人篱下的缘故十分配合。以至于团子亲了亲他的鼻尖,他也没有反抗,等到团子出门,门锁传来咔哒的一声响,许诺才彻底卸了力道,松弛下来,开始找电话一类的东西。

 

出于礼貌,许诺没有用手翻动东西,只是用目光在表面搜寻。看得出,这个家虽然不大,但非常温馨整洁,一定拥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主人。

 

红色的固定电话就放在客厅的电视柜上。

 

许诺能背的下来的号码不多,爸爸妈妈的,还有经纪人的就是全部了,怕被人骚扰,他们整个乐队的号码都经常更换,许诺连自己的手机号都要翻通讯录来确认。

 

他不想让爸妈担心,就先拨通经纪人的号码,然而电话那端伴随着滋滋啦啦的声响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您……”许诺啪地一声按掉的电话,嘟嘟的声响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刺耳。

 

“也许是拨错了吧。”

 

三个号码来回拨了两三次,情况都一模一样。

 

许诺的脑门儿见汗,手心也微微湿润了。过一会儿电话响起,许诺迅速的接了起来,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团子的。

 

“爸爸,我打架了,老师要找家长,你听一下。”

 

“哦。”

 

“你好,你是陈霆的爸爸吗?”

 

“额……是的。”

 

“是这样的,今天您儿子又跟高年级的孩子打架了。”

 

剩下的几分钟里,许诺尽职尽责的协助了他的临时饲主扮演了一个工作忙碌的好爸爸。

 

挂断电话后,许诺觉得自己似乎忽略掉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陈……陈霆???陈霆小时候真的是个团子?!不对,是自己真的回到了陈霆小时候?

 

许诺没办法劝说自己这是同名同姓,因为这个小孩儿细想起来确实和陈霆长得有五六分相似,连自说自话执拗脾性和体内的暴力因子都一模一样。

 

一二年级的时候去揍高年级的学长,丝毫没有吃亏,一看就是陈霆干得出来的事情。

 

只要一想到这个团子是陈霆,许诺那点蒙骗未成年人的愧疚心就消散殆尽。他没追着陈霆要精神损失费、青春补偿费、单身狗补助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许诺和陈霆并不熟悉,许诺熟悉的是陈霆的好朋友,十项全能、斯文有礼的何瀚学长。

 

哪个少年没怀过春,何瀚就是许诺的那个心尖尖上的朱砂痣、指缝间的白月光。彼时何瀚作为高年级学长操持学校文艺汇演的事情,许诺抱着吉他独唱,汇演结束之后的庆功会,是许诺离何瀚最近的一次,他鼓起勇气终于想要和何瀚说一句话,却被陈霆搅了局。

 

陈霆其人,除了和何瀚一样生得一副好皮相以外,在传闻中和何瀚就是完全的反义词。何瀚十项全能,陈霆就“无恶不作”,何瀚斯文有礼,陈霆就“欺男霸女”。许诺刚见色起意涌出来的那点勇气,看到陈霆似笑非笑的透着凶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就给压制回去了。

 

那眼神好像在说,“凭你也敢过来?”

 

许诺就真的没敢,不止当时没敢,之后的十来年,也没敢,没敢走上前去搭话,没敢表明心意,甚至没敢再去打探何瀚的消息。

 

以至于他再想起何瀚这个人来,都是乐队里的鼓手脱团了,他喝到断片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想,老子好歹也是率领着乐队在号称着能吃人的娱乐圈里拼杀出一条血路的男人,凭啥还是一条单身狗?在这种晕晕乎乎的不忿里,他从心里的旮旯里翻翻捡捡的找到了何瀚的影子,然后嘴里冒出来一句“去他妈的陈霆。”

 

现在他再一次见到这个“去他妈的陈霆”,陈霆还心甘情愿管他叫爸爸。不管是不是精神胜利法吧,许诺都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恶气,神清气爽之后,脑子都畅通起来了。

 

他推断自己断片的那个晚上肯定发生了点什么事情,至少也得是触发了什么条件吧,才会把自己投掷到这个地方来。

 

而在他没想到解决方法之前,似乎在这里赖住陈霆才是最好的选择。

 

听说陈霆和何瀚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厮混在一起,那么幸运的话,他还能见到低龄版何瀚。

 

许诺的心里放起了小烟花,万一给何瀚留下什么美好印象,改变世界,说不定他回到未来世界,他和何瀚连婚都结了,想亲就亲想摸就摸,想……

 

当然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去和……告诉陈霆他不是兔子精,兔妖,兔仙,还喜欢吃麻辣兔肉。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7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