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暗恋那件小事06(朗诺)正文完

Chapter 06


 


每一句呼换都会得到回应,它们或许会是一个询问的眼神,也可能会是一次温柔的嘴角上扬。


 


甚至有时候他在心里默默的念着,“秦朗,秦朗。”想秦朗没准儿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秦朗真的一步一步向他走来,在他额前留下一个吻。


 


但也会出现小小的错漏,比如说现在,他托着下巴,眼珠一错也不错的盯着秦朗,而秦朗伸手捏了他的屁股,“明天有录音,你今晚必须早点睡。”


 


“可是今天是你的节目!”


 


“那节目十点才开始播,你明天可以在网路上搜来看。”


 


“那怎么能一样?”许诺言辞坚决,伸手指电视,“那可是高清大屏的!”


 


通常有原则的男人是不会妥协的,但是秦朗是有许诺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的他犹豫了一个许诺嘟起嘴巴的片刻,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许诺坐到身边来。


 


许诺径直朝秦朗的方向走过去,半路上转了个弯去厨房拿了早早备好的爆米花,和爆米花一起坐在秦朗脚边。


 


“每次你都是这样看我的节目吗?”


 


“不是的,我以前也吃薯片。”


 


秦朗一点也不想问他为什么换成了爆米花。他揉捏着许诺的后颈,开口说“坐上来吧,地上凉,我不掐你屁股了。”


 


“肤浅!那怎么能是掐屁股的问题?”许诺往嘴里塞了一个爆米花,脸颊一鼓一鼓,“坐到你身边会影响我的注意力的!”


 


难道现在看个综艺节目都需要聚精会神了吗?秦朗蹬掉脚上的猫咪拖鞋,用脚尖戳许诺腰侧的痒痒肉,这是在给许诺指导吉他时候发现的小小秘诀。


 


“哈哈哈哈哈……秦朗……你犯规啊……哈哈哈哈哈哈……多大人了你!幼不幼稚……哈哈哈哈哈喂妖妖灵吗……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我坐上去了……秦朗……哈哈哈哈哈!”


 


许诺笑的眼圈红红委委屈屈的坐到沙发上去,“嗷!你不说不掐了吗!”


 


“习惯了。”秦朗伸手把许诺揉进怀里,他俩腻在沙发上一起等待十点。


 


在电视里看见自己对于秦朗来说实在是一个尴尬的事情,他转而去看许诺的侧脸。搂着怀里温软的身体,秦朗想有些事情或许是他错了。


 


长久的注视中必然掩藏着汨汨的深情,就像此刻的他一样。


 


而放弃不是不爱,是太过热爱到怕失去自己。


 


节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许诺就靠着秦朗睡着了。他的手指扒着秦朗的一截小臂,衣服蹭上去了一截露出白花花的肚皮,还打着意味不明的小呼噜。秦朗不舍得这会儿脉脉的温情,更舍不得许诺早上起来闹肚子。他偷偷调了台,骗睡得黏黏糊糊的许诺节目已经播完了,好说歹说把人哄回了房间。


 


听着许诺静静的呼吸,秦朗第一次感到深深的后悔,他的选择差点让这样的日子无法到来。


 


早上许诺还为没看完节目而耿耿于怀,为此他特意把鸡蛋煎成了双面的。




一进入录音棚他的愤愤不平就被恐惧感冲散了。寝室老大老三老四四年的糗事都没能把他从这种恐惧中揪出来。齐文面无表情的在玻璃墙外看着他,经纪人姐姐靠在墙上翻动手中的文件,而秦朗像是刚从沉思中惊醒,无声的对他说,“加油。”


 


录音过程中许诺只出错了一次——他无意中发现齐文面无表情的脸只有在同秦朗交流的时候会稍有缓和,他的光头在那个时候都会柔和许多。


 


许诺不知道,早些年齐文在遇见秦朗的时候不是光头,他很爱他的一头紫毛,用他的话说这就是前卫,就是叛逆。而某天他爱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大大咧咧的用手搭着他的肩,和他说“我给你打个赌,凭这张专辑我就可以拿奖,我要是赢了,你就把这头紫毛剃了,我看着闹眼睛。”他更想说能把你的牙收一收吗我看着更闹眼睛,最后齐文输给了狂乱的心跳,拍着那人的腰说好。


 


每个人都在念念不忘的爱着一个人,许诺突然理解了齐文在这首曲子里要说的话,他闭眼边想边用嗓音描绘秦朗的轮廓,隔着多少日子,他都能毫不犹豫的回忆起秦朗的寝室号码和饭盒里总装的几样小菜。


 


曲子录完许诺才注意到秦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经纪人小姐注意到他疑惑样子,走到他面前。许诺尴尬的低头看脚尖,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倒是对方体贴的先介绍了自己,“我是王乐,你叫我乐姐就好。秦朗临走前说要请大家吃饭,餐都订好了一会儿送上来,到时候就得你来翻他的钱包了,我们动了可要挨说的。”


 


“啊……好。”许诺在对方一个“你懂得”的眼神里缴械投降。


 


到了餐点许诺带着一点兴奋和羞怯打开了钱夹,比这更为私密的部分许诺也见过,只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在别人眼里他居然和秦朗是一体的。


 


被男神身边的人认可真是有一点小激动呢。


 


在钱夹最前面透明夹层里夹着一张照片,背面朝外,上面用铅笔写着日期,是他大一那一年。许诺的心揪在了一起,比他的暗恋要更早的,秦朗爱着一个人吗,他手心都是汗,几乎要拿不住这个钱夹,那张照片终于忍不住被他翻了过来。


 


18岁的少年脸上带着婴儿肥,大太阳晃得他眯着眼,手不情不愿的比着耶的姿势,举在耳边。


 


许诺记得那时候他刚离家爸妈没有送他来,他手里拎着满满当当的行李。有一位衣服上印着学校名字的学长非说自己是摄影社的人要他配合着完成任务,还给了他一张新生专用地图要他按着图找到摄影社来取照片。


 


光影之间,他们早就相见。


 


“诺诺……许诺。”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秦朗突然慌张了起来,他想如果在那段日子哪怕有一次他愿意去解读许诺眼神的含义,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在最好的时候相爱。


 


然而雨水会回归河流,树叶会融入泥土,唯有岁月是不可回头。


 


“我明明应该很高兴的,但是现在我怎么这么难过呢。”许诺狠狠的用掌心揉眼睛,汗水留进去刺的他的眼睛更酸疼“我跟着你团团转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要是咱们没碰见呢,是不是就这么算了?”


 


早在第一次重逢看到许诺的眼神,秦朗就涌起了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命运推着他前进,他就在一次次欲言又止中彻底失去了这个人。


 


终其一生他再也无法与这个人有一秒钟的对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唤一声爱人。在秦朗的身体里激荡着一种冲动,他将醉成一团的许诺带回家,狠狠的占有着他来救赎自己灵魂深处的后怕。


 


他将那些日子从他身边夺走的一切都还给他只希望那个人曾经坦坦荡荡的炙热的心不要蒙尘。


 


秦朗凑上去轻轻的满满的抱住了许诺,“诺诺,非常抱歉,我来迟了。到现在才变得勇敢。”


 


“但我可能没办法像以前那么爱你的。”许诺把脸埋在秦朗肩膀上,他的声音轻飘飘的戳在秦朗的心上。


 


“没关系,我会越来越爱你。”


 


琴音喃喃,流水淙淙,原来都是在提醒我,有个关于暗恋的故事我还没有讲给你听。





评论 ( 34 )
热度 ( 146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