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暗恋那件小事 05(朗诺 甜 小清新)

Chapter 05

 

许诺背上光鲜亮丽的吉他盒与手中浸染了生活感的行李箱形成了鲜明对比,箱子的四个角被磨出了本来的颜色,一个轮子还经常迷失方向。他和它结伴而行流连过许多秦朗去过的城市,如今又跟随他辗转到秦朗的家里。

 

“很紧张?”走在许诺身后的秦朗冷不防的问。

 

许诺边摇头边摆手,用全身上下的细胞极力否认,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老伙伴在行李箱届已经处于风烛残年。随着“嘭”的一声响,许诺的全部家当代替他给了多年男神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

 

这件事教育我们,站在楼梯口不要随意聊天。

 

秦朗摘掉挂在他肩膀上的四角蓬松版蓝白条纹内裤,克制自己不去想上一次见到这样的内裤是在父亲的衣柜里。

 

许诺在先道歉还是先解释中犹豫了几秒钟,选择在暴露之前迅速的捡起某些少儿不宜诠释内心的东西藏好。

 

把一切装回行李箱需要不了多少时间,只是秦朗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贴身衣物的画面让许诺有些口干舌燥。

 

“对不起。”

 

“不用紧张,当你自己家就好。”秦朗把行李箱举起抱在怀里,上臂的肌肉因为用力而微微隆起。

 

“没……没紧张,就是突然说话,我没反应过来。”

 

“这里有电梯只是我不喜欢坐,钥匙有一把备用的,安保很严不需要担心隐私泄露的问题,平时练习不用去公司,家里有设备。”

 

“就这些?”

 

“嗯……”秦朗抬下巴示意许诺把钥匙从他兜里找出来开门,他今天穿的是宽松的运动裤,兜很深,许诺的手指在他的大腿外侧来回摸索,“手指灵活度不错。”

 

“啊?”许诺茫然抬头,手指尖上挂着费劲找出来的钥匙叮当作响。

 

秦朗从他手上接过钥匙以环抱的姿势打开了门,他凑近许诺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和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

 

“你刚才上楼的时候顺拐了。”

 

湿热的气息洒在许诺耳后的软骨,像是触发到了身体里的某个机关一样,他几乎是从秦朗怀里弹了出去,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朗觉得许诺连反射弧都是性感的。

 

收拾的过程用了两个小时,许诺的东西不多,只是秦朗家的东西必须按照某种规律排列,而这种规律只有秦朗本人才知道。

 

牙刷尾端要指着同一个方向,毛巾挂的位置必须在二分之一处,衣服要按照颜色厚度和材料分类,就连袜子都必须整整齐齐的收纳在箱子里。

 

尽管他曾有过某些时刻离秦朗很近,图书馆借书记录上挨着的名字,酒吧里用过的同一支麦克风,甚至一个疯狂的夜晚那个人就在他的身体里,他仍觉得能让他拼凑出秦朗的,只有此刻。

 

皱着眉头和他讨论洗衣粉的味道,计较耳机线的缠绕方法的那个他,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光彩夺目。

 

到中午许诺和秦朗一人霸着一半的沙发,在连玩了五局平手的石头剪子布之后决定订餐。

 

秦朗的经纪人到的比送餐员更快,不同于第一次见面时干练严厉的样子,她的长发被挽成了发髻,首饰有精心搭配过,脸上还化着淡妆。

 

“相亲又失败了?”

 

“你带人去见齐文了?”

 

他俩守着许诺大眼瞪大眼,一阵诡异的沉默席卷了房间,用寝室老三的口头禅说,朕尴尬癌都要犯了。

 

“去看看吃的到了没,收拾一上午了,饿。”

 

“好。”许诺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秦朗家的大门隔音非常好,他靠墙蹲在门口,正好坐电梯上来的送餐小哥都让他哀怨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他还没有在梅雨时节与他有一个隔花初见,也没有含情脉脉的叫上一句秦郎,没有椒房之宠,更没有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抱着吉他小唱一曲吸引圣宠,最重要的是他连二次侍寝都还没有过,怎么就被人用祸国殃民狐媚惑主的眼神盯着看了呢?

 

在许诺的思绪延伸到冷宫失宠前,经纪人哒哒哒的高跟鞋声越传越远,秦朗从屋里出来把委屈成一团的许诺和外卖从地上捞起来,一手一个拎进了屋。

“皇上,臣妾有话要说。”

 

“讲。”朗皇把一次性筷子掰开,一双递给许诺。

 

“臣妾在皇上不在身边的日子里,只能夜夜抱孤月而眠,实在是……”

 

“说人话。”朗皇把诺妃从碗里挑出去的青椒夹到一边,防着他蹭在袖子上。

 

“反正都是被人误会,我想和你一起睡!”

 

“……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睡吗?”

 

男神对一起睡到底有什么误会?许诺暗暗思忖,戳了戳被自己随手藏在沙发缝隙的成年人叫做安全套小孩子拿来吹气球的小盒子。

 

“那不一样啊,就我想说我现在怎么样也应该升级成一夜情2.0长期炮友了唔。”饱暖思淫欲,许诺闭着眼咬牙为自己争取福利。

 

“炮友?你是这么理解的?做我的炮友很难。”秦朗停止咀嚼,一本正经的沉声回答“我可以跟你约炮,但是不会对你负责。在公开场合,我们不可以一起出现。我们不可以一起看电影,吃饭啦,看演唱会。如果我跟其它男孩女孩一起工作的时候,你不可以吃醋。你不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要打给助理。我一打电话给你,你要马上出现。你病的时候,我不能来看你。我病的时候,你更加不能来看我。一年里面我们可以出去玩十天,但是不可以在亚洲。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琴、瑟、和、谐。”

 

许诺的头越来越低,白嫩嫩圆润润的小脸已经要埋进外卖盒里。

 

“不过,”秦朗话音一转,眼睛盛着他自己也看不懂的温情,“做我的情人倒是很简单,你要不要试试?”

 

许诺抬起头来,是惯有的茫然表情,似乎从遇见秦朗开始他就时常在平淡无味的生活中收获着接二连三的惊吓和惊喜,秦朗在这样的目光中平复了最后一点对于许诺口中他俩关系定位的不快,吻上了他的发旋。

 

“油、油……有你这样的男神真是太好了。”毫无原则的某人把头顺势埋在男人胸口。

 

 

生活越是漫长,未来越是遥不可及,就越来越肯定,在晨光朝露、红烧排骨和包邮供暖里,我最喜欢你。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98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