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暗恋那件小事 04 (朗诺 小清新 甜)

Chapter 04

 

马路的边缘弯弯折折的,上面地砖的花样的跟着扭曲变形,整条街像是被揉皱了的曲谱,许诺歪头,想伸手去抓那些金灿灿的音符,尽管在秦朗的眼里,它们只是在夜里由于电路出了问题频繁闪动的路灯,然后他的左脚踩在右脚的鞋带上,跌进了一个紧实的怀抱。

 

“秦朗,是秦朗呀。”

 

“还没喝的太傻。”秦朗抓着许诺的手腕,把人塞进车里,系好安全带,许诺身上有淡淡的酒气,平时清亮的圆眼此刻蒙上了一层水雾,茫茫然的看着他,似乎是觉得不安,但又因为眼前的人是秦朗而隐忍不发。

 

“别这样看着我。”秦朗深吸一口气,伸手遮住了许诺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扫过他干燥温暖的掌心,传来一阵细微的痒意,放轻声音说“你乖乖的,回去就有奖励。”

 

许诺再没有了饭桌上为秦朗挡酒时的威风凛凛,整个感官世界都变得迟钝而酥软,只有秦朗说话的声音与自己聒噪的心跳声一唱一和,他陷入到了一种眩晕感当中,他知道,这份眩晕感是从遇见秦朗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的。

 

事实证明实心眼儿的人不能骗,喝醉酒的实心眼儿的人更不能骗,刚锁好车的朗秦朗看着蹲在路边一手抱着电线杆,一手死死攥着自己裤脚的许诺哭笑不得。

 

“我的奖励呢?”

 

“你先起来……”

 

“奖!励!”

 

“好好好,给你给你。”秦朗把手伸进兜里,许诺全部的注意力都被他的戏法吸引,摇摇晃晃的松开了电线杆子站起身来。

 

秦朗的手掌慢慢的摊开,什么也没有。

 

“没……”许诺把手放在秦朗的手掌上虚抓了一把,秦朗扫了眼四周,手指灵巧的钻进许诺的指缝之间,另一只手迅速的为自己扣上了卫衣的帽子,许诺脚下虚浮不稳,很容易就被秦朗甩在了墙上,他圆圆的后脑撞上了冷硬的墙壁,微微张开的嘴唇吃进了秦朗湿热的舌头。

 

秦朗的舌尖大力纠缠着他的舌尖,没抓着他的那一只手捏着他的下颚让他的双唇张的更开,一只腿挤进他的两腿之间抵着他不让他顺着墙壁滑下去。

 

许诺由于过于秦朗发狠的吮吸和酒精的麻痹而舌根发麻,秦朗离开的时候他的舌尖不自觉的追了上去,鼻尖也秦朗的唇堪堪蹭过,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

 

秦朗的额头抵着许诺的额头,他用拇指抹掉了许诺嘴角的唾液,伸出舌头在许诺因为气息不匀而失焦的眼神下舔掉。

 

然后他尽职尽责的转过身去,把被他吻成一滩的许诺背在身上,夜晚的微凉的风吹在许诺发红的耳朵上,许诺用头去蹭秦朗的鬓角。

 

秦朗一拍许诺的大腿根,在他耳边说“诺诺,不怕。”

 

在许诺天旋地转的世界里,秦朗背着他,步履轻快,鞋尖拨过那些他独自追着他的背影的旧时光,一步就是一个和弦。

 

早晨的阳光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冲进遮光布叫醒许诺的,当然中午的阳光也不行,许诺在秦朗怕他饿死的担忧中被掐着屁股叫醒,感受到了下半身传来的疼痛,许诺悄悄的红了脸,内心里充斥着又忘了睡男神的高清不打码实况的忧伤。

 

“想什么呢?”

 

“秦朗,你这样是不对的。”

 

“什么?”

 

“我是当事人,我有知情权的。”

 

“那怎么办?再来一次?”秦朗轻笑着,缓缓凑近许诺,再次掐了一把许诺的屁股。

 

“嗷……这就完了?怎么这样!为什么老是掐屁股?”

 

“太小……啊不是,我们先吃饭,我替你请了年假,一周以内把这首曲子练好,录音,没问题吧?”

 

许诺看着几乎是瞬间就正经起来的秦朗,深深的体悟到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但他不同,他浑身上下所有的演技都拿来隐藏一颗真心,只留下白生生的皮囊包裹着满腔情意任秦朗按圆搓扁。

 

“你不去上班呀?”许诺在第三次进错音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问帮他弹伴奏的秦朗。

 

“我的工作就是录歌,你就是工作的一部分。”秦朗摆弄着琴弦。

 

“可是我那天看了,你有很多事情要做。”


“那些怎么一样?我可是歌手。”

 

许诺在秦朗笃定的语气中回想起自己大学时期第一次上台的时候,吉他手老三稳定的发挥出了自己的日常水平——弹错了每一个该弹错的音,台下的观众的倒彩声快要压过鼓手老大的节奏,他拨弄着属于自己的吉他,迎着老三,闭上眼睛大声歌唱。他在心里讲:管他们的呢,我们可是乐队。

 

他在秦朗的吉他声中大声唱着,高兴地时候他用指尖打着节拍,秦朗会偶尔和他交换一个充满默契的对视,他们兴高采烈的像是两个孩童发现了一个装满玻璃弹珠的宝盒,谁也不知道那里面会不会有一颗是甜美的糖果。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了,许诺习惯性的向裤兜里摸了一把,没有薄荷喉糖,他的指尖直接落在底部,他若无其事的搓了搓手指,接过秦朗从厨房出来递给他的一杯蜂蜜水。

 

“明天起搬过来吧,今天先去你家拿几件衣服。我买的吉他喜欢吗?有试过了吗?”

 

“你买的是一把吉他?我从那个重量上就该知道那是一把吉他,你真的送了我一把吉他!你怎么知道我原先的那把吉他坏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一切都会回来,你的歌,还有你的吉他。”

 

那么你的热爱呢,什么时候还给我?

 

秦朗在许诺雀跃的情绪中洞察了自己的丑陋,这一刻许诺的欢笑他不能全然分享,只因他不是这欢笑的全部源头。

 

在静谧的夜里,许诺站在窗前,目送秦朗的车消失在视线所及处。他第一次没生出将要离别的恐惧感,迫不及待的拆开了属于自己的吉他。

 

那是一把和秦朗手里拿的一样的吉他,也是陪着他和他的乐队成长的吉他。谎言重复千万次将成为真理,巧合重复千万次是否就是命运?许诺仍旧摸不清楚未来的形状,却生出了和一个人共度余生的勇气。

 

如果你能爱着我,掉落的伞是我们的信使,它为着淋同一场雨而来。我常常无暇顾及脸上滑落的是泪水还是雨水,只因这雨来的太匆匆,而爱让人义无反顾。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06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