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暗恋那件小事03(朗诺 甜 小清新)

Chapter 03

 

连房间里悬挂着的厚重的遮光布都生动可爱了起来。

 

丢下筷子,许诺刷的一声合上了它又小心翼翼的扒开一条缝隙警惕的看向外面,月色如静静的流淌着的河,他转过身来,煞有介事地说“没有人在拍,你不要怕!”

 

许诺就是这么理解他含情脉脉的注视的吗?秦朗偏过头去,努力憋笑。

 

许诺看向秦朗一抖一抖的肩膀内心升起无限的责任与心疼,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呐,他自告奋勇的提出要去洗碗。

 

秦朗站起来收拾桌子上的碗筷,“嗯……还是我来。听说幸福男人的标配是,饭在桌上,你在床上。”

 

扣上水龙头,秦朗揉着腰想有个好厨艺的人在身边的苦恼就是会凭空多了很多脏碗,也算是甜蜜的折磨。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灯罩是镂空的森林和兔子,昏黄的灯光悠悠的洒落在许……许诺呢?

 

秦朗无语的看着床中间隆起的一小团。他趴到床上,连皮带馅儿一起搂在怀里。

 

“在听什么?”秦朗从许诺耳边扯下一只耳机自己戴好,里面传出秦朗出道时的第一张专辑中的一首自作曲。

 

彼时他还是背着一把木吉他随时都能跳上一列呜呜的火车寻找灵感的少年。他透过呼啸而过的风声听见过星星的低语,也在休息站邂逅过一角盛大的烟火节。

 

最冷的时候他怀里抱着一个灌满了热水外面包着毛巾的臃肿的特大号可乐瓶,缩在被子里拨弄着他的琴弦,楼上的人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敲一敲相连的金属水管。

 

但现在他在能容纳几万人的场地上咿咿呀呀的唱,有时候会被带着色彩的泡泡呛到喉咙,没人会在意这首歌是否走了调,他自己也不得不在边唱歌的时候边算着时间,音乐的节拍进到最后一个小节时两边的工作人员会迅速的冲出来擦干那些梦幻的痕迹——这只会让下一个歌手不小心滑倒。

 

“你以前也是做乐队的吧?”秦朗的头靠在许诺肩上,许诺用脚尖把被子挑起来一块儿盖住了秦朗光裸着的脚。

 

“你也知道!”

 

“栀子乐队,对不对?”秦朗按下许诺因为激动差点撞到他下巴的脑袋。“我们是一个大学的,我只比你大一届,知道有什么奇怪?”


“也对。”

 

“嗯,后来为什么不做了?”

 

“因为……嗯……就是生活啊。音乐也好,梦想也好,不是所有人都有天赋,都一直饱有热情的。我都毕业了,养家啊。”

 

“这样。”秦朗没有再多说什么,许诺心里有点发怵,虽然他已经暗恋了秦朗许久,但说到底对于秦朗来说他们只有两面之缘。

 

秦朗是他许多年的心神所在,可他仍觉得自己了解的不够。

 

像是感觉到了许诺的目光,秦朗轻轻弹动几下放在许诺肩头的手指,然后努力伸长手臂关了灯。

 

“你的公司离这里有点远,明天要起很早,得司机送你,上次你见过的,睡吧。”

 

“可我还不困。”

 

“我困了。”秦朗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头上传来,许诺放下了心,大着胆子去够他的手。

 

过了一会儿许诺动了一下肩膀。

 

“干什么?”

 

“麻……麻了……你还压着我呢。”

 

“再不睡的话,我就不在你上面,而是在你里面。”

 

许诺不肯吭声了,秦朗就近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许诺依旧一声不吭,秦朗又忍不住觉得自己魅力下降,伸手捏许诺的屁股。

 

许诺伸手按住秦朗,“别闹,这个年纪的男人不能撩你不知道吗?”

 

秦朗舔舔唇,磨着牙说“我知道,所以你不觉得手感不太对吗?”

 

“哦。”许诺呆呆的抽回手,其实按照他的推测,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是秦朗的人鱼线的,咳。

 

“许诺,你挺色的。”

 

“哦。”许诺其实此刻满脑子都是些奇怪的问题,诸如你来接我不是为了做吗?难道我还没有升级成炮友吗?对我的身材你是有哪里不满意吗?

所以他没有反应过来秦朗的随口调笑,而是过了几秒一本正经的接了一句,

 

“你挺硬的。”

 

空气一丝诡异的静谧后是一阵爆笑,许诺把头埋进枕头里装鸵鸟,等秦朗笑够了,他俩隔着一团黑暗匆匆对视了一眼,生出了谁也不再撩谁的默契。

 

许诺比秦朗预估的起的还要早,晚上的时候他就发现秦朗的行程表就大喇喇的放在床头,赶着秦朗的时间为他准备早饭。

 

照例是经纪人来接秦朗,司机送许诺回去,在这之后的一周里,许诺都没再见过秦朗,除了中间某一天许诺收到一份来自秦朗的礼物,看上去很大,许诺哼哧哼哧的把它从公司扛上了五楼,放在卧室里没有拆开。

 

第八天,许诺的手机弹出一条信息,上面显示着一个地址,发件人是秦朗。

 

许诺想也没想和公司的主任请了假,在公交车和出租车间毫不犹豫的选择的让自己的肉疼的那一种,他正在赶着去见秦朗,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都冲动起来。

 

到了地方以后有位工作人员领许诺去了三楼的录音间,秦朗正在里面专注的录歌。许诺坐在一旁静静的等,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注意到许诺在外面,朝他点点头,然后接着和老师进行下一轮录音。

 

那个手指在空中打着节拍的光头男人他也认识,是脾气古怪和作曲一样出名的音乐制作人,齐文。他们寝室中思想最成熟最不声不响,在大三就已经和公司签好合约的老四吃散伙饭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指着许诺,“你能作出一首像齐文的曲子,咱们几个……咱们……”他的话被老三一个馒头堵住了嘴,然后他们四个各奔东西。

 

“给你。”在休息的片刻秦朗递给许诺一张纸。

 

“什么?”

 

“乐谱啊,我的主唱。”秦朗趁着没人注意捏了把许诺的脸,“谱子你先熟悉着,再有两个小时,这首歌录完,大家去吃饭,你也去。”

 

“我很久没唱歌了啊……我……”

 

“自信点儿,你的歌我听过,你嗓音条件非常好。我也会对我自己的专辑负责的,一首对唱的歌不会给专辑带来太大负担。加油,我进去了。”

 

许诺回忆起秦朗进去前笃定的眼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大学毕业时没有签下的独属他一个人的合约又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曾是因为秦朗才追逐音乐的许诺,他也曾是因为乐队而舍弃追逐秦朗的许诺。

 

许诺愧疚又委屈的重重低下了头,当通往秦朗的路摆在他面前,他永远只能是一往无前的许诺。

 

追着你,时间很快但云很慢;想着你,天空很近但你很远;等着你,等过夏花盛雪蝉成眠,等同路的缘。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125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