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万有引力 03(瀚星 凯诺)

Chapter 03

 

被一群年轻的富有朝气的男男女女簇拥着,留着厚重的齐刘海的男人手里抓着把大伞,胸前紧紧抱着一沓纸,他的目光越过一排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自行车,看到从车窗里伸出的男孩上下晃动的白皙的手,略带点宠溺的一笑,然后从人群里跑过来,揉了一把男孩的头发,打开后座的车门,钻进车里。

 

这是何瀚第一次见到苏凯文。

 

“你好,苏星宇的朋友,何瀚。”

 

“你好,苏凯文。”

 

苏凯文和何瀚的短暂对视被散发着甜美气息的纸盒子阻断,苏星宇整个人都转过身去扒着椅背,盯着苏凯文慢条斯理的拆开盒子,取出里面的叉子,吃了一小口。

 

“苏凯文,你也别吃太多,我都要回家了,你给我做点吃的咱俩一起吃。”

 

“嗯,糖醋小排,蛋黄焗南瓜,可乐鸡翅,再加一个汤好不好?”

 

“不要小排。”

 

“诺……他爱吃的不是这种,他爱的糖多些,你爱的醋多些,不会错的。”苏凯文的眼睛比何瀚的要圆一些,此时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星宇,一些情绪像是要从那双眼睛里漫出来。但苏星宇知道,苏凯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永远温柔,永远含情脉脉。苏星宇突然有点同情许诺,不过这种同情很快被他心里的生起的莫名火气蒸发殆尽,他转过身,直视前方,没注意在一旁注视着他们这对古怪兄弟的何瀚,也没注意到向来斯文有礼的苏老师迎着何瀚的目光,挑了挑眉。

 

苏凯文家离大学很近,不到十分钟的路程里,苏家兄弟的对话已经从晚饭聊到了苏星宇的工作,最后又聊回了晚上要不要再加一道干炸小黄鱼。

 

何瀚在这段短暂的路途中始终保持着沉默,这两兄弟间你来我往的一言一语像是一片片落叶,何瀚能清楚地看到丧失了养分的它们层层叠叠的堆积在空旷的场地,早晚会消失在某日清晨出现的茫茫大雪之间。

 

“星宇,请何先生上去做客。”苏凯文先一步下了车,替苏星宇打开车门,周围的世界都被浸了水,他们两兄弟在这失真的画面里肩挨着肩。

 

“唔。”苏星宇将挡在眼前的伞杆朝着苏凯文的方向推了推,漆黑的眸子半睁着漫不经心的开口,“来吗?”

 

“恭敬不如从命。”

 

苏凯文把伞递给苏星宇很快的跑上了楼,苏星宇斜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等何瀚停车。

 

何瀚对苏凯文家的装修并不陌生,这里的布置和苏星宇家的一模一样,他在这样的格局下曾彻夜办公,也曾听苏星宇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喝着红酒看星星。

 

“这孩子喜欢成套的东西。”苏凯文看出了何瀚的疑惑,弯腰摆盘的时候出言解释,苏星宇趁着替苏凯文解下围裙的时候装作不在意把手上滚动的水珠蹭在苏凯文的裤子上。

 

吃饭的时候苏凯文接了一个电话,苏凯文叫着诺诺错开了苏星宇的视线暂时离开了饭桌,过了一会儿苏凯文回来了,苏星宇将盘子用力砸在桌子上,苏凯文有些抱歉的朝着何瀚笑了一下。

 

“怎么了?”

 

“弹吉他累的,手不稳了。”

 

“最近压力很大?”

 

“没听说过吗,色衰而爱驰,人早晚会老的,不找一个吃饭的手艺怎么行?”

 

“不是还有我吗?”苏凯文用明天可能会降温的语气轻描淡写的说,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带着苏星宇的动作也轻柔了起来,他甚至主动提出晚饭后要洗碗,只是被早已经脱下外套,挽起衬衫袖子的何瀚拦在了椅子上。

 

“我去。不好光是吃饭。”

 

“那我去看电视。”

 

何瀚站在苏凯文左边,苏凯文递过来湿漉漉的盘子,何瀚负责擦干净,摆在橱柜里。

 

“星宇第一次带朋友来见我。”

 

“我也是第一次见别人的哥哥。”

 

“我见过何先生,有一期财经报纸,何先生有专访。星宇是我看着长大的,但总有我照顾不到的地方,要多谢你。”

 

何瀚想起了那位抱着他的小猫的女孩子也向他不住的表示感谢,还给了何瀚自己的联系方式,临别时将抱着小猫胸前的手又紧了紧,精致尖锐的指甲就抵在小猫的脖子上。

 

“是我要感谢苏先生支持小宇的工作,这样我才可能遇见他。说到这里,我记得小宇之前是学经济的,怎么没有继续做下去,而是进了娱乐圈呢。”

 

“人的梦想是会变的。”

 

“听说,许诺就是做乐队的。”

 

逼仄的厨房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何瀚擦完了最后一个盘子,把抹布照着记忆里放回原位,大踏步的朝门口方向走过去,磨砂门影影绰绰的透着苏星宇的轮廓。

 

话题的中心人物推开门,满脸带着笑冲到苏凯文旁边,挽着他的胳膊,近乎邀宠的把头凑向苏凯文的颈窝,“哥,今天晚上播我录得那场颁奖晚会,马上就到我的镜头了。”

 

苏凯文被苏星宇推出了厨房,何瀚站在原地整理他隐秘而动人的胜利。

 

那场颁奖晚会苏星宇拿了三个奖,电视台的转播把晚会剪的零零碎碎,中间了还插播了几段不合时宜的广告。

 

苏凯文在电视机前用一贯温柔的目光专注的盯着电视机,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有些担心信号会出问题,何瀚看着苏凯文的手无意识的摆弄着苏星宇的衣角,这一天他做够了旁观者,何慕和苏晓晓的,苏星宇和苏凯文的。

 

他礼貌又矜贵的提及了自己积压了一天的工作,苏凯文拍着苏星宇的后脑要他送何瀚下楼。

 

隆隆的雷声夹杂着一两声尖锐的汽笛的鸣叫。

 

苏星宇第一次主动的替何瀚撑伞,临别时他弯下腰,敲何瀚刚摇上去的车窗,像讨好苏凯文一样把头凑近何瀚的颈窝,嫣红的唇瓣贴在他的耳后。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只要我还闪耀在夜空,苏凯文就不敢让我万劫不复。”

 

在茫茫的夜色里,何瀚车前两道明晃晃的灯光不停的撕扯出缺口,苏星宇站在原地微笑着向他摆手。

 

在艰难而单调的旅程中,沉痛的伤口压的他的身形更为佝偻,他费劲的走近一朵花,那花漠然唱着“亲爱的同路者,我爱你一如往昔。”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46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