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告白+逃亡(黑暗梗 慎入)

告白(上篇)

2014年11月11日 甲午年 乙亥月 丙戌日 宜:安床、祭祀、开池、补垣、入殓、移柩、破土、启攒。忌:入宅、移徙、嫁娶、掘井、作灶、出火、进人口、开市、开光。

啧啧,忌嫁娶。那么就来一场蓄谋已久的告白吧。

首先,需要一束花。

男人去了花店,盯上了开的正娇艳的玫瑰。很像那个人的唇,嫣红的,饱满的,多情的。

他若是见了这花,或许会因为觉得毫无新意冲着自己做一个鬼脸。

也可能用大声说话掩盖害羞。

“喂,你笨死了。”诸如这样的话,从他的唇齿之间卷上一卷再吐出来出来,让人觉得空气莫名的旖旎。

再想想,需要一封信。

男人嘴笨,平时拌嘴就没赢过。

这次怀揣了满满的期待,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写在信里,一定要逼得那个人不再言辞模糊的闪躲。

告白是如此庄重的事情。

喜欢你,想上你,爱你。简单粗暴的。

喜欢你暗藏起来的利爪,嫉妒一滴滑过你脖颈进而流向锁骨的汗想狠狠的上你,想在余生里爱你。温柔缱绻的。

每一句都尽可能的呻吟叫嚷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

“爱呀,爱呀”

只有这样不够,还需要一个定情信物。

哪一样才能取悦他呢。

哪一样不能送给他呢。

最后选中的是一块表。

“嗒嗒”

唯有时间才是永恒。

渴望严谨的,一丝不苟的,爱着你。

还需要一件剪裁得体的西装,再喷上对方钟爱的香水,在喜欢的餐厅定下位置,有条不紊的安排好一切。

将脑海中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再复习一遍。

最后需要的是,爱人。

对着镜子演练的男人不满的撇了撇嘴。

扔掉一枝一枝曾经划破血肉在手上留下伤口的花。

撕掉那封吐露爱语的羞耻的信。

砸烂那块不停嗒嗒的响的手表。

脱下西装,打开花洒冲掉该死的香水味。

愚弄那家见鬼的餐厅。

是了,哪来的什么爱人。

错位的谎言重复了千次也不会变成真相。

是了,应该给他告白的人此刻正在孤独的勇敢的坚定的走向腐烂。

再高级的制冷技术也留不住他了。

“你总是对的,William”

男人全身赤裸的打开了冰柜,边发抖边吻上了爱人丧失温度的唇。

“永恒的只有时间”


逃亡(下篇)

 

跑,向前跑,快跑!

 

周遭是一片荒芜,李易峰只能听见自己大口大口濒死又粗重的呼吸声,他觉得那些丑陋的黄土通过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渗进了他的身体里,有枯敗的枝桠在里面肆虐而疯狂的生长。

 

他似乎是被上了发条的破旧娃娃,只有机械芯还不幸完好,催着他一刻不停的跑。

 

好渴,好饿,好累。

 

这样一直跑的结局只能是跑死,可是……谁知道身后的是什么古怪的东西!

 

一定是冰冷的、僵硬的、肮脏的、恶心的、比死亡还糟糕的,或许还很粘腻。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

 

到最后他已经是跌跌撞撞的在跑。

 

他从日升跑到日落。他从一个寒冷的晨曦跑到一个寒冷的傍晚。

 

他甚至不敢在看到单独的旅人的时候停一停。

 

那个傻瓜根本不知道跑,他靠着这份洋洋自得一路支撑。

 

完全不顾别的人指指点点,他已经从荒芜跑入人群。

 

可他却觉得更加荒芜。

 

他要不停的扒拉下来缠绕在自己腿间腰间的手。

 

或许只有他自己能跑!

 

这样的认知给了他勇气,也让他更加孤独。他成了一个独自逃亡的人,他想象着自己到过的地方最后都将满是枯骨。

 

他充满希望又悲壮的跑着。

 

他发疯了一样的开始想着:到尽头去看一看!快燃烧殆尽的血液给了他不知名的好奇心。

 

他听见了乌鸦的笑声“桀桀”,于是他也跟着笑“呼,呼,呼”

 

终于到了终点。

 

似乎是完全陌生的又似乎是早已见过。

 

他面前是一面看上去长长的高墙,墙上只有一幅画,画上面还盖着红色的布。

 

回光返照一般的,鬼使神差一般的,他伸出了手。

 

他甚至没有力气优雅的小心翼翼的揭开它,他用尽力气弯腰行一个邀请礼,随即粗暴的扯下最后一块阻碍。

 

“哈,哈,哈”他笑弯了腰,笑着抹掉了眼角的泪,伴随着泪水而来的抽噎又抹掉了他喉咙里的腥甜。

 

身后有冰冷的手环上他的腰间,粘腻的舌头舔舐的他的耳廓。

 

他瞪大了干涩的双眼。

 

“阿峰,来陪我。”

 

他一点一点的回头,他能听见自己的脖子转动时发出的咯吱声。

 

胸前的黑洞洞的窟窿丝毫不影响男人的英俊,黑色的眼睛比画里的还要深邃美丽。

 

他嗅着熟悉的腐臭味,亲昵的在男人下巴烙上一个风尘仆仆的吻。

 

“你终于需要我了,William。”

 

 

 

 

 

 

 

 

 

 

 

 

 

 

 

 

 

 

 

 

 

 

 



评论 ( 2 )
热度 ( 9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