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万有引力 02(瀚星 凯诺)

Chapter 02

何慕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延迟了起飞时间,何瀚皱着眉读何慕的短信,回复知道了,在发送成功之后又补上了一条,不急。

他坐在一旁摆弄电脑,身边的人来来回回,有一滴水珠从和他视线平齐处的红色雨伞上滑落到他的右肩,进而他闻见了那天雨水的味道。

苏星宇曾经在某一个下着雨的晚上带着一身潮湿的味道闯进何瀚的办公室,何瀚没有端着咖啡杯的左手扶了一下眼镜抬眼看他,苏星宇大咧咧坐在何瀚新换的沙发凳上,湿漉漉的眼睛眨也不眨,真诚又淡漠的开口,“人生就是从一场离别中来到下一场离别中去的,想通了这一点,我就不再害怕雨夜,晚风,和你。”

何瀚注意到他脚边聚集在地面大理石纹路上的一小滩水,起身取了条毛巾走到他面前微微欠身缓慢的擦他的头发,擦到半干,他顺势坐在苏星宇身边,“你的新剧本?文艺片?”

“文艺爱情片。”

苏星宇扭过脸,俩人鼻尖对着鼻尖,呼吸绕着呼吸,然后苏星宇先忍不住大笑出声夸张的捶着何瀚的肩,“何先生,以后别这么近了,都看不清你的一张俊脸。”后面的对话,何瀚已经记不太清,他只记得苏星宇开口说话前舌尖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唇,他的目光一下便有了红艳艳的焦点,那时起他就总在想,苏星宇的唇一定很甜很软。

何瀚脑子里搅成一团的旖旎胶片被一个人的拥抱撞散了,他见到了何慕。

每一场久别重逢都让人迷恋。

何瀚望着自家坦坦荡荡牵着妻子的弟弟,一瞬间他感到了莫大的遗憾和喜悦,这情感激荡在他的身体里,他几乎想冲上去,给弟弟一个拥抱。然而他握了握拳,接过弟弟手里印着卡通人物颜色夸张的行李箱,大踏步的走向出口,没敢再回头看一眼。

他自认无法给出最真诚的祝福,却又比任何人都真真切切的希望这两个人能无比幸福。

何瀚冷硬优雅的条纹西装配上幼稚廉价的行李箱,使他吸引了很对路人的目光,他和这方方的箱子,这机场,还有身后甜蜜的静默一概格格不入,直到有一个比他更为格格不入的人冲过来亲亲密密的搭住了他的肩。

是戴着大墨镜,骷髅图案的口罩,脖子上挂着小指粗的金链子,张牙舞爪活像一只摇滚孔雀的苏星宇。他满脸微笑,带着何瀚直接转了个圈,无视掉满脸惊讶的何慕,对已经准备尖叫出声的苏晓晓,比了一个万分欠扁的嘘。

“美丽的女士,这份惊喜我想让您一个人独享。”

“那你还穿成……这样?”何慕在苏星宇身上上下扫了两眼,又转向何瀚,“哥,你朋友?”

“最危险的装扮最安全。”苏星宇挑眉。

“晓晓一眼就认出来了。”何慕撇嘴。

“真爱。”苏星宇微笑。

“承认失败未尝不是一种成功。”何慕咬牙。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苏星宇摊手望四周。

“可……”

“阿慕,你回老宅看爷爷了吗?”何瀚突然插话。

“还没……”何慕摇头。

“马上去。”何瀚把行李杆递过去。

“哦。”

“带礼物和晓晓一起。”

“哦。”何慕点头,“不对啊,哥?你不是来接我的吗?”

“我有事。”何瀚一脸严肃,控制住自己不去看苏星宇“临时。”

“哦。”何瀚带着更引人注目的苏星宇走的飞快,何慕就留在原地瞄着大哥的残影愣愣的问媳妇儿,“我刚回来,怎么可能看过爷爷了?”

“不知道。”脸颊仍然红红的女孩答得飞快,“我什么时候能要签名?”

“比起这个,这个家伙和我哥什么关系?他谁啊?”何慕第一次因为哥哥觉得有点上火,老话说的有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苏星宇啊大明星。比起这个,大哥先回了,咱们怎么办?”

“打车?”

刚下飞机沦落到在寒风中打车的何二少在内心暗暗诅咒苏星宇,而始作俑者开着暖风,欣赏着何大少开车时认真专注的侧脸,打了个无辜的喷嚏。

“你跟他置什么气?”何瀚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

“何大少。”苏星宇的眼珠一错不错的盯着何瀚,开口就是惊心动魄气势十足。“不管是一年前还是一年后,我都能带你走。”

何瀚没有争辩究竟是谁带着谁出逃,从认识苏星宇开始,他们的每一次同路,都像在私奔,能永远还能一去不回头。

何瀚把车窗开了一道缝隙,雨声一下清晰起来,秋天微冷的风挨着他的发根吹过,他心底的呱噪声似乎就不那么清晰可闻。

“何瀚,咱们去哪里?”

“你有安排?”

“没,但是我想在前面甜品店停一下。”苏星宇说的甜品店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店面不大,下雨天客人又少,显得有点冷清,他下了车把外套遮在头上急匆匆的冲过去,回来的时候头发上沾了水,蛋糕盒还是干的。

“苏凯文麻烦死了。”苏星宇止不住的抱怨,蛋糕盒却四平八稳的躺在他的大腿上。“一个大男人吃什么甜的?啊……我不是说你,就是他和你不一样,他特别麻烦,吃甜食,放多少糖还有讲究,有的排了很长的队买回来的甜食,他不爱吃还硬要装好吃。这家店他最喜欢吃,可是吃多了还会拉肚子。总之麻烦。”

“要回家?”

“嗯。”

“怎么走?”

“就是我家的公寓啊。”

“你不是要去见苏凯文吗?”何瀚的声音大了起来,像是要盖过雨声。

“我先回家把车开出来,然后去学校接他,苏凯文还有两个小时下课。”苏星宇拿手机朝何瀚晃了一下,那上面是苏凯文新学期开学时发给他的课表,他拿到的时候就知道许诺也有一份,边讴着气边存了图。

“我送你去。”

“不,我……”

“我送你去。”何瀚重新发动车子,等苏星宇报出一段地址,一路上弯路很多,何瀚几乎是故意来了几个急转弯,有一次苏星宇还不小心撞倒额头,蛋糕盒还是稳稳当当到了终点。苏凯文工作的大学很大,苏星宇熟门熟路的给何瀚指路,等到了教学楼下,何瀚看着苏星宇手忙脚乱的摘身上的金链子,把口罩嗖的一声撇在何瀚的车后座,对着前视镜几分钟就把一头乱毛理成顺毛,一句话顺着他心里不断发酵的气泡冒出喉咙。

“我陪你等。”

苏星宇略显为难的表情让何瀚联想到他小时候喂过的一只流浪猫,在他把猫带回家之前,那猫原来的主人找回了它,而何瀚再也没有起过想要养一只宠物的念头。

何瀚扭过头,打开音乐,闭上双眼。

人生来孤独,而他有一位同路者,什么也不想拿走,包括他零散的悲喜和漫长的沉默。


评论 ( 14 )
热度 ( 28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