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旧友(何瀚X陆森 一发完结)

旧友

 

01

每个夜晚都是如此,陆森的身上裹着旧房子里前几任造访者的故事入眠,当某个夜幕降临,他闭上眼睛可以回忆起墙角斑驳的绿斑,他就知道,是时候该离开了。

 

这大抵是由于老房子从未欲说还休的注视他的背影良久,他也未曾回头。

 

五月C市的天总是灰蒙蒙的,本地人也分不清雨水是持续了一个上午还是一整个月。陆森的行李总共只有一个箱子和一把小红伞,伞是在火车站临时买的。他走走停停的找,天黑之前他拿到了新的钥匙,午夜,陆森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何瀚身上带着和外面融为一体的浓重水气,头发依旧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像是这城市没能打动他分毫,在他的目光下陆森侧过身子,等他径直越过自己走进房间,突兀的发问,“什么时候走?”

 

“你还没有给我一杯热水。”何瀚的行李比陆森的更少,只有一把一样的红伞被他放在陆森的旁边,两把伞静静的依偎在墙角。

 

陆森还没有用过这里的厨房,在橱柜里找了一会儿才找到水壶,何瀚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了厨房,小小的厨房容纳两个成年男人显得有些拥挤,老房子是烧煤气的,陆森盯着跳动的火苗,默不作声的等待何瀚的答案,何瀚在这样看似平和的逼问下开了窗,外面的雨声一下子闯了进来,他站的笔直,背对着陆森开口“我很累,阿森。”

 

陆森想起上一次何瀚说这样的话时,他的头埋在他的肩上,声音低不可闻,头发毛剌剌的扎着他的脖子,何瀚的难得一见的脆弱让陆森从脖颈到心尖都不可抑制颤颤发痒,但一个月以后陆森就开始周旋于一所所旧房子之间,像从未认识过这位旧友。

 

过去的日子一下被细细摊开来逼着陆森把拒绝梗在喉间,那是他的账本,一笔一笔都是债,他说不清究竟哪一笔是过去哪一笔是未来,只好再次侧过身子,给何瀚让出一个缺口。

 

在夜里何瀚近乎虔诚的把一个吻印在陆森的蝴蝶骨之上,就像那脆弱美丽的骨架里有他的灵魂所在,而陆森的呼吸细微绵长,仿佛没有回应又能地久天长。

 

 

02

 

老房子的布局非常简单,两室一厅,第二天买了一床新被后何瀚就睡在卧室外的沙发上,书房陆森与何瀚一人一半,陆森不知道何瀚会在这里住多久,也不知道何瀚是否曾经发现过他的心意,确诊癌症的那天开始,这些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事,陆森想这倒霉透顶的人生里唯一一件幸事就是,这场当事人后知后觉的暗恋,何瀚未曾回应过。

 

在何瀚住进旧房子的一周以后,C市难得有一天放了晴,阳台上放了何瀚买来的一张藤椅和两盆不知品种的花,陆森拾起了自己的工作,对着花在画布上涂涂抹抹,何瀚坐在藤椅上拿着叉子边吃春卷边看当天财经报纸,光斑被叉子反射过来,陆森下意识的眯眼,下一秒他听见何瀚说“阿森,你是不是喜欢我?”

 

陆森没来得及回答,他不小心弄翻了颜料,大片大片的色彩溅落在陆森的身上,然后何瀚走到陆森面前逆着光弯下腰来给了陆森一个浓墨重彩的吻,他的手在陆森皮肤细嫩的颈项间流连片刻,又顺着脊柱来到腰侧反复揉捏,来到裤子的纽扣的时候陆森按住了他的手,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过后,陆森偏过头,何瀚就势舔咬了一下陆森的耳垂。

 

“阿森,放松,给你你喜欢的。”

 

陆森放开了手,他早在心里也给何瀚开了一个缺口。

 

旧房子里别人的柴米油盐太过温柔,未能给他度过夜晚的勇气,而他的旧友的一个吻让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作响,震得他胸腔发痛。

 

他在一个吻里活着,也几乎想在这个吻里死去。

 

陆森在疼痛中醒来,天还没有大亮,他整个人都被何瀚圈在怀里,陆森从床头的柜子上摸出一把药片塞进嘴里直接嚼碎,转过头来盯着何瀚的脸。

 

他还从未如此专注的看过何瀚,而他引以为豪的记忆力似乎是在退化,他曾经能记住房子角落的蛛网形状,却不知道怎样铭记此刻的何瀚,头发乱糟糟的在额前搭着几绺,眉目舒展,下巴冒出一圈青色的胡茬。

 

陆森在这一刻明白,他不只是喜欢何瀚。他想把自己的现在,以及随时都可能中断的以后全都给他,还不够。

 

天亮的时候陆森转过身,他想一天中最美好的阳光远不如何瀚不经意晃进他眼中的那一小块美丽。

 

03

 

C市是偏远的小城市,任何时候的车站人都不算多,一天当中只有两个车次,陆森买票的时候售票员还趴在桌子上打盹,陆森用伞把轻轻敲击桌面把人叫醒得了一张十点的车票。

 

他听着雷声觉得是火车来了,听见雨声就开始想念何瀚。

 

下一个地方难道要定在荒漠吗,陆森被自己脑海的荒谬想法逗笑,他闭着眼睛,一秒一秒的数着时间。

 

 

他心里空茫茫一片,只剩下的钟表的滴嗒声,嗒嗒,嗒嗒。

 

他身边的座位坐了一个人。

 

“你拿错了我的伞。”何瀚一本正经的拿过伞指给陆森,“我的伞上有一条五彩绳,昨天买菜回来的时候房东太太给我绑上的,这栋小楼里每一家都有,你的那条在我这里。”

 

何瀚拉过陆森的左手,动作轻柔的为他系上,绳子上挂着一只瓷白的招财猫。“等到端午节的时候,我们一起,让它顺着水流走,保佑你一生顺顺遂遂,行吗?”

 

陆森心里升起了一个念头,他什么都知道了。

 

何瀚没有接着说下去,他踏上了和陆森一样的火车,陆森忽然很想活过这个端午。

 

 

端午的时候和他一起扔五彩线,中秋的时候和他一起赏月,国庆的时候和他赖在家里,元旦的时候一起吃汤圆,过年的时候放烟花。

 

陆森想和何瀚共度余生。

 

陆森舍不得这个拥有着何瀚的活生生的世界。

 

04

 

或许不一定有以后,

 

陆森走进医院之前拉住何瀚的右手。

 

他向旧友讨了一个久别重逢的吻,

 

准备拥抱这个世界。

 

 


评论 ( 8 )
热度 ( 29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