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栀子花开(歌诺)

魏歌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秘密基地,被整齐的花圃分割出来的,夏日里总伴随着深刻痒意的一片小小天地。开始是不想打扰别人,后来是不想被人打扰,说起来玄之又玄,可魏歌固执的认为,每个人的音乐都有自己独特的灵魂,就像人们不应该用哪怕一片蔷薇花园的喧闹来打扰一朵栀子花开。

 

后来魏歌遇见了许诺,那时候魏歌已经大二了,不再是乐队的吉他手,学长升大三的时候把整个乐队都交给了他。故事发展到这里,按照正常套路来应该是:那大概是命中注定,一跟吉他琴弦被拨动,一段旋律有了开端,而我遇见了他。可事实上开头和结尾都是对的,只是过程有着些许的跑偏。

 

清晨,空气质量良好,没有早课。

 

魏歌拨弄着吉他想,如果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家伙再敢发出吸鼻涕的声音,他就要控制不住煞.....就别怪他手里的吉他不答应!

 

"喂,哥们,有纸吗?"

 

在我的地盘吸鼻涕还敢要纸,你很有想法啊,兄弟。魏歌默默腹诽,左摸摸右拍拍还真的从裤兜里翻出一张皱皱巴巴的手帕纸,递了过去,对方的表情显然是觉得这纸还没有他的鼻涕干净。

 

"额,谢谢。"少年皱着眉接过纸巾,接着在魏歌的后方传来了更为绵长的悠扬的擤鼻涕声……

 

他一定是故意的,魏歌决定用音乐抗争,这注定是和弦与鼻涕声齐飞的一个早晨。

 

最后少年眨着无辜的大眼嘴角还翘着猫弧对魏歌说,“弹的不错啊兄弟"魏歌在心里冷笑着回答"那是啊,感情充沛。”

 

但魏歌很快明白一切的孽缘都有一个共同点是,不想什么来什么。

 

第二天少年的感冒好了一些,开始咳嗽了。

"后来,咳,你总算学会咳咳如咳去爱,可是你,咳咳咳咳咳咳咳人海。"

 

咳嗽的音准不错啊少年,魏歌荒废了他的第二个早晨,下午乐队训练的时候,弹出来的都是那曲魔音穿脑的后来。

 

第三天魏歌已经决定抱着欣赏的态度看看对方还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折磨他了。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带着浓重的鼻音和些许的沙哑感,以及......栀子花香。

 

魏歌有点感谢自己前两天没有冲动的和人家结下梁子,他已经可以想像日后和后辈炫耀,看,在一场感冒中我邂逅了属于我的主唱。

 

可音乐是热情而严肃的,魏歌对这位不知道姓名的少年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也没能等来他的第二首歌,反反复复都是一首后来。

 

后来他在别人的乐队里看见了他,他说"我叫许诺,我知道你和你的乐队,很棒。"

 

魏歌张了张口,他感受到身体里的音符冲撞着心脏,最后只是点头示意。许诺旁边的大个子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用挂着吉他的胳膊撞了一下许诺的,看起来亲密无间。

 

魏歌无从评价这种情感上的亲密,他相信的是手里的吉他与自己的耳朵,除了他的吉他,没有人和许诺的声音相配。

 

许诺会回来的,魏歌想,他从音乐里得到的答案,许诺也一定听得到。

 

舞蹈排练室。

 

"许诺,你是不是疯了?!"魏歌指着地板上的芭蕾舞鞋,他不明白眼前的人闹的是哪一出,歌舞双栖吗?

 

魏歌知道在近两年的时间里,许诺都在音乐的路上走得很好,他谈了场恋爱,恋爱使他对音乐领悟的更深,他和乐队的兄弟越来越好,默契使他在音乐上走的更稳。只要走在音乐的路上,魏歌就不会失去许诺。

 

"魏歌,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吗?"许诺说话的声音比唱歌的声音更加柔软沙哑一些。

 

"我不能看你放弃梦想!"魏歌听见自己尖利的反驳。他的资格来自于每个台上台下挑衅又暧昧的对视,来自于尾音与琴弦的共同颤抖处舞动的微尘,来自于心照不宣的栀子花园。

 

"我要的不是这些,我有必须要做的事。"许诺避开魏歌的目光,每个人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走完的路,即使充满着孤独。

 

"许诺,我写了一首歌,不,应该说,我为你写了一首歌,你要不要唱?"魏歌的歌在遇见许诺的那个清晨就开始响起,许诺的声音在魏歌的心里匆匆忙忙的打了个结,魏歌试图踩着节拍解开它抑或是在暧昧不明的节奏中系的更深。

 

"好。"

 

一切和魏歌设想的一样美好契合。

 

"许诺,你要不要做我乐队的主唱?"魏歌的音乐认定了许诺。

 

"抱歉。"许诺彬彬有礼的拒绝。

 

魏歌学着那天那个大个子的样子耸了耸肩,站到许诺身边,亲密的撞了一撞他的肩膀。

 

"再见。"

 

毕业季很快到来了,许诺完成了他必须完成的事,他的足尖的旋转和嗓音一样美丽,那个大个子的吉他也不再只像个摆设,魏歌像在座的许多人一样为许诺鼓掌。

 

毕业后的整个暑假,魏歌都在为了乐队的前程东奔西走,他心里有种古怪的责任感,他和许诺至少有一个人应该一直奔走在音乐上。

 

在忙碌中魏歌做过一个模糊的梦。

 

梦里他站在台下,许诺站在台上,他肩头空空没有背自己的吉他,然后他像许诺伸出手。

 

"喂,不想来乐队的话,你想不想来我这里?"

 

魏歌不记得许诺的回答,但魏歌想,一定有某个瞬间,许诺心中也有座繁盛的栀子花园。

 

只是他未曾到过。

 

 

 

 

 

 

 


评论 ( 13 )
热度 ( 41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