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miao

峰哥相关 无节操星人

孤岛

孤岛

 

William从未见过陆地。

 

"那里的细小沙粒比海里的要暖,被长着两条腿不知道味道如何的狡猾人类统治着,还有像你的姐姐们的长发一般耀眼的日出。"善良热情的海龟先生尽自己所能满足好奇的人鱼,但大海总是如此美轮美奂,他无法停留太久,最后他礼貌性的丢下一句总结给William,就消失在了大海中"要知道,他们那里永远没有这么可爱的小银鱼!"

 

William似懂非懂的挥一挥手,眨了眨眼睛,那是属于暴风雨之夜的大海的颜色,William并不喜欢。

 

他在约莫着会有日出的时候试图离开大海,游了很久很久,遇见了两只海豚七片珊瑚丛和很多队小丑鱼。

 

William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巨大的石块整个悬浮在海面上;变得高大了许多的怪异藻类扭曲着枝干,上面长着红红的眼睛;还有个人类正盯着他。

 

"你好,人类。这里是陆地吗?如你所见,我是条人鱼,来自海洋。你可以叫我William。"

 

"陆地?是的吧。"银白色的光透过枝桠照在人类的脸上,他有和William一样的黑色眼睛和黑色头发。"或者说是,岛。"

 

"太好了。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我在找寻答案。"William小心翼翼的征求着统治者的意见,他可不想被遣送回海洋。

 

"你可以上岸?"人类的手握紧了手中的简易鱼叉,人鱼可不认识这玩意儿,只是生物的本能让他随时准备亮出獠牙。

 

人和鱼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在一座荒凉的岛。

 

"好吧。"人类率先妥协,他瞥见了属于人鱼的健壮肌肉,用鱼叉在地上画一条长长的线。"不要越过这里,你这怪家伙。"

 

William没有理他,悠哉悠哉的甩甩尾巴,他用双臂扒着海岸以防自己顺着水流漂走,他黑黑的长发隐没于腰间,再向下是长长的有着优美弧形的尾巴。他爱自己的尾巴,并且他注意到人类也爱着他的尾巴。人类甚至盯着他的尾巴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在鱼的世界里,这个动作有着两层不同的意思,在这里William把它理解成喜欢。

 

第一天,人类对人鱼充满了戒备。

 

陆地上突然落了一滴雨,过了一阵子,多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水坑,其中一个最大的水坑盖住了人类画的线,William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无聊的用尾巴拍打着水花。

 

人类远远的朝William投掷了一条死掉的鱼,William背过身偷偷的擦擦眼泪,忍住失去同类的悲伤和人类讨要一个散发香气的被人类称为果子的东西。

 

William吃了一个,随即人类爬上了树摘下了许多,一个接一个的吃了起来,果子的汁液迸溅出来,滑过人类的下颚线流进隐秘的颈项一带,William停止甩动尾巴,看了看自己光裸的上半身。

 

"为什么不一样?"

 

人类在人鱼探寻的目光中陷入思考,久到人鱼已经有点儿瞌睡,他问"从你那儿到这里远吗?"

 

人鱼列出了他经过的那些玩伴,人类沉默了,过一会儿,他全身赤裸,说"没什么不同。"

 

第二天,人类与人鱼找到了友好相处的方法。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人类只能尽量生活在高处。William依旧没找到想要的东西。但他不再无聊,他时不时的打量人类,他爱自己的尾巴,也爱人类修长白皙的双腿。

 

他的目光逡巡在人类的黑发黑眸上,又难以克制的被人类下半身偶尔晃荡的肉块吸引。

 

人类没再丢给他鱼,扔给了他许多果子,还问他要不要到最大的水池里玩儿。

 

William没有同意,他想如果人类明天还向他提出邀请,他会很快答应人类,也会介绍自己的姐姐们给人类认识,在他找到答案之后。

 

入夜前人类找了几片叶子遮蔽身体,面对人鱼的不满,人类说寒冷会带来死亡。

 

人鱼开始思考海龟先生说的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在下雨,人鱼想他和人类成为了朋友。

 

人类统治的领地飞快的减少着,人鱼问过人类的意见后游到了人类身边。

 

他伸出手臂把人类抱在怀里。

 

人类对他来说就是温暖的砂砾。

 

他试着跳跃起来为人类摘几颗果子,人类笑了起来,踩着他的肩膀跳到了树上,肉块就在他眼前一晃一晃,人鱼的心脏一跳一跳。

 

人鱼已经成年,可他还没学会交配。

 

第六天,人类窝在人鱼的怀里。

 

"我叫项允超"人类,不,是项允超的指尖绕着William的长发,发丝柔软且潮湿,他狠狠拽下一根,缠在了小指上。"你的头发真好看,像某种饰品一样。"

 

William动了动,想藏起自己的尾巴。

 

项允超眼睛放空眨也不眨的望向天空。"William,我是为你而来的,可我属于天上。"

 

William收紧了手臂。

 

第七天,天空放了晴,人鱼找到了他的答案,他靠在在人类肩膀,难过的哭了。

 

"项允超项允超,我看见日出了,可我还是没有金色的长发。"

 

项允超轻轻舔掉William的眼泪,眼泪没有变成珍珠也没有混入海里。

 

"黑色也很美丽。"

 

"不,没有金色的长发,我是孤独的人鱼。"

 

"人类的头发可以有很多颜色,可他们依旧孤独。William,这世上有很多的人和人鱼,我只为你而来。"

 

William没有停止哭泣,他看向周围的陆地,最大的池子也有点小,对于住惯了大海的人鱼。

 

"现在,我是失去大海的人鱼。"

 

项允超抱起William,跌跌撞撞来到海边,把他扔进海里。

 

"你没有失去大海。真正的自由,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是可以选择大海,陆地,甚至天空。"

 

 

 

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人类没看见他的人鱼。有一艘船在他的孤岛旁边停靠。

 

他说"你们走开,不要吓坏了我的人鱼。"

 

眼尖的船员认出了他的脸。"项先生,我们是项家雇佣的船队,随着上帝的指引,避开暗礁找到了您,请随我们回去。"

 

项允超在项家睁开眼,他问"是我的人鱼带我回来的吗?"

 

哥哥摸摸他的头发,"小超,这个世上没有人鱼,你的执拗是因为一直弄混了现实与童话。"

 

项允超感到一股从小指生发的痒意,他说

"哥哥,我的人鱼在我心中留下了一座孤岛,我可能永远无法忘记。"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sevenmiao | Powered by LOFTER